无涯小说网-网络优质小说推荐平台!手机版

首页都市 → 蛊世录

蛊世录

柴特儿 著

连载中免费

《蛊世录》是由作者柴特儿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灵异小说,主角是齐孤鸿,金寒池,小说《蛊世录》全文讲述了:齐名央之父齐孤鸿以蛊术征战沙场、血战军阀、驱逐日寇、独步天下的热血征战史。蛊医齐孤、响马唐忌夜、皇室金寒池、军阀章杳、黑巫叶君霖,五大家族的相爱相杀。一代人的江湖、两代人的恩怨、三代人的羁绊、巫蛊家族的前世今生

245万字|次点击更新:2019/04/15

在线阅读

  《蛊世录》是由作者柴特儿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灵异小说,主角是齐孤鸿,金寒池,小说《蛊世录》全文讲述了:齐名央之父齐孤鸿以蛊术征战沙场、血战军阀、驱逐日寇、独步天下的热血征战史。蛊医齐孤、响马唐忌夜、皇室金寒池、军阀章杳、黑巫叶君霖,五大家族的相爱相杀。一代人的江湖、两代人的恩怨、三代人的羁绊、巫蛊家族的前世今生

免费阅读

  如若单单只是呕吐,或许是晕船,但那男子口中吐出的竟是只大概有两截指头长的毒虫,而且单单看那毒虫翅膀上的毒刺,便知道不是什么善类!

  甲板上的人纷纷被眼前之景震惊,众人愕然看着那毒虫,呆愣了约有两三秒钟,这才纷纷回过神来,顿时尖叫出声。

  一时间,甲板上乱成一片,慌乱的旅者们夺路而逃,避恐不及地向船舱中跑,人群中惊慌失措的惨叫声此起彼伏,海面似乎都为之震动,暗黑的海面波澜四起,船身也随之摇晃,以至于齐孤鸿刚跑出去两步,身子不稳,险些摔在地上。

  但齐孤鸿只是稍稍稳了稳身形,便又是一个箭步冲去,只是他狂奔的方向与他人相背,乃是直奔男子所在的方向。

  齐孤鸿几乎没有思考,在看到那毒虫的瞬间,一个字便在他的脑海之中闪现而出。

  “蛊”,一定是蛊。

  虽说生在炼蛊世家,可齐孤鸿还从未亲眼见过蛊虫,记得留洋时,中岛鸿枝每每抓到一些奇怪的虫子,都会去找齐孤鸿,追问他是不是蛊虫,但每次齐孤鸿都嗤之以鼻,不是因为对中岛鸿枝的厌恶,而是那些虫子,虽然样貌怪异,但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奇怪。

  而在齐孤鸿心中,炼蛊之术堪称神技,蛊师炼制出来的蛊虫,又怎会那般稀松平常。

  正因如此,在见到那蛊虫的瞬间,齐孤鸿心中涌出一种复杂的情绪,既害怕又兴奋,全然忘了什么叫危险。

  思维奔驰之时,齐孤鸿已经纵身一跃跳上男子所在的甲板,此时男子俯身跪地,痛苦地呕吐不止,只是还不等齐孤鸿靠近他的身边,一把兵器夹带着呼啸的风声和凛冽的杀意横在齐孤鸿面前,距离他的鼻尖仅有半寸,额前一缕发丝已飘然落地!

  那把兵器造型奇怪,以乌金制成,有男子手臂长,一头是四棱利刃,另一头则是造型怪异的镂空雕刻蟾首,繁复精致的花纹遍布整把兵器周身,造型好似降魔杵,但又不完全一样,准确来说是因为那兵器的造型太过诡异,尤其是那蟾蜍的脸上竟然好像有着似笑非笑的表情,使得整把兵器好似邪物。

  兵器的利刃散着寒光,齐孤鸿甚至能闻到兵器上的血腥味道,那些花纹常年被鲜血浸泡,已经染上了特有的血色,而握着兵器的那只手上,白色的骨节毕现。

  齐孤鸿顺着那只手向上看去,目光落在了一名女子身上,她着一身全黑的短打装扮,布料上的暗纹绣着怪异的图腾,纤细的腰身上打着板带,袖口和裤腿都束紧了,一看便是练家子,这一身装扮不但突出了少女特有的曲线,更是凸显了少女的英姿飒爽。

  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六七的年纪,眼中却投射着令人胆寒的杀意,齐孤鸿刚刚光顾着注意那男子,此时才发现这少女始终守在男子身边,看来是仆从。

  齐孤鸿吞了口口水,耳边又响起男人剧烈呕吐的声音,齐孤鸿凝视着少女的目光,低声道:“我没有恶意,我是医生,或许能救他。”

  “救他?”少女的嘴唇几乎未动,冷冷一声道:“你也配。”

  依照齐孤鸿的脾气,心中早已窜起一阵怒火,只是一来因这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,二来则因为他实在紧张这男人,其实在狂奔而来的时候,齐孤鸿心中已有短促的思量--自从他注意到男人开始,男人的身边从未出现过任何人,按理来说不该被人下毒,倒是桌上的几碟点心着实可疑。

  因为齐家是蛊术世家,虽已退隐江湖,但难免会有人来滋事,齐孤鸿不谙蛊术,更须处处提防,为此,齐秉医教过齐孤鸿一些防蛊的措施,其中之一就是不能吃生食凉物。

  据齐秉医说,阴蛊大多是一种粉末,可以下在食物中,服下便会中蛊,因为蛊虫怕热,所以冷食是尤为要小心的。

  考虑到这几点后,齐孤鸿越发认定男子怕是被人下了蛊,正当他想将自己的猜想告知少女时,却见少女正眯着眼睛,目光急切地在甲板上巡视,四处寻找着什么人。

  趁着少女四下顾盼的功夫,齐孤鸿已经凑到男子身边,手刚挨上男子的肩膀,男子柔若无骨的身子一软,便歪在齐孤鸿身上,齐孤鸿连忙掀开男人的斜襟马甲,伸手去按他的肚子。

  齐孤鸿曾听家中一名门徒说过,蛊毒分为生蛊和阴蛊,阴蛊无形而生蛊有形,无形者为毒,慢慢侵蚀人体,有形者既虫,在体内撕咬五脏六腑,虽然听起来似乎阴蛊不如生蛊凶猛,但实际上生蛊易解,而阴蛊难解。

  故而,当齐孤鸿的手在男子的腹部按了又按,感觉到他腹中的蠕动突起时,便知道这男人中的乃是生蛊,慌忙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枚药丸。

  若解生蛊,只需将蛊虫从体内排出即可,齐秉医曾为齐孤鸿准备过一些解蛊的药丸带在身上,以备不时之需,齐孤鸿留洋三年,药丸都快生霉也无用武之地,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时派上用场。

  正当齐孤鸿想将药丸喂给男人时,身旁的女子发出一声怒喝,齐孤鸿又惊又恼,冷眼迎上少女的目光,一时间两人怒目相对,气氛剑拔弩张,只是还不等少女有所反应,男子向少女递了个眼色,少女这才欲言又止地垂头向后退了一步。

  那少女身上杀气过重,如同只猎豹,总让人觉得危险,齐孤鸿警惕地望着少女,而就在这时,男子无力地抬起只手,手掌向下,一只修长的手指稍稍一晃,指向不远处,女子当即会意,纵身一跃,翻身便从甲板上跳了下去。

  此时已然空无一人的甲板上,少女单膝落地,一只手撑在地上,约停顿了那么两秒左右,少女猛地举起另一只手掌,向那甲板上狠狠拍了下去!

  为了防水,甲板的木头刷过清漆,一块块半尺宽窄的木头看起来尤为厚重,然而在那少女一掌之下,似乎也被震颤了一般。

  而就在齐孤鸿还没弄明白少女的意图时,突然听到甲板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!

  那声音令人头皮发麻,齐孤鸿想分辨声音传来的方向,却发现那声音乃是从四面八方汇拢而来,棕褐色的甲板上,隐约出现了一些红色的斑点。

  红色斑点起初顺着甲板的缝隙钻出来,很快便填满了每一条缝隙,再之后便覆盖住整个甲板,犹如潮水,而且速度极快,前后不过两三秒的时间,整片甲板已经全是一片殷红!

  齐孤鸿又惊又奇,眯着眼睛去看甲板上的情况,可不看还罢,细细一看,竟发现覆盖在甲板上的红色东西,竟然是一只又一只小小的红色虫子,既是能从甲板缝隙中钻上来的,个头儿必然大不到哪儿去,但竟能覆盖整片甲板,由此可见数量之多,岂是牛毛可比!

下一页

章节免费阅读

查看全文

版权说明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都市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