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涯小说网-网络优质小说推荐平台!手机版

首页幻想 → 仙人骨

仙人骨

忧然 著

连载中免费

《仙人骨》是一本古代言情幻想小说,作者忧然,主角是顾青蔓,良宴,讲述了主人公之间发生的离奇故事,精彩章节阅读:常年冰雪皑皑的昆仑山之颠,历来都是修仙登引之路,旁人无门不得而入。百里山庄的杜一泓为了救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孤女顾青蔓一命,经历千难万险将她送到雪山顶,丢给了传说有起死回生之力的昆仑老人之徒良宴,那个清冷出尘的男子。从此一别,谁都没有想到,他们的人生都将被改写。

89万字|次点击更新:2019/04/15

在线阅读

  《仙人骨》是一本古代言情幻想小说,作者忧然,主角是顾青蔓,良宴,讲述了主人公之间发生的离奇故事,精彩章节阅读:常年冰雪皑皑的昆仑山之颠,历来都是修仙登引之路,旁人无门不得而入。百里山庄的杜一泓为了救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孤女顾青蔓一命,经历千难万险将她送到雪山顶,丢给了传说有起死回生之力的昆仑老人之徒良宴,那个清冷出尘的男子。从此一别,谁都没有想到,他们的人生都将被改写。

免费阅读

       顾青曼仰头看着粉白花朵间露出的一小块蓝色的天空,不由地轻轻阖上眼睛,几朵花瓣儿轻轻飘落下来,落在她的脸上,轻软滑腻。

  她不由地想起小时候,和一泓还有念杳在杏林里学文习武,那个时候一泓念书很是认真,师傅交代的功课他都会很认真完成,杏林里总是回荡着他郎郎的读书声。父亲教的刀法剑诀,他也总是练了一遍又一遍,而念杳就没那么用功了,杏树儿刚刚挂了青青的果子,顽皮的念杳便迫不及待地爬上树,摘了杏子给她尝。

  顾青曼现在想起来,嘴巴里还觉得有那股酸酸涩涩的味道充盈不去。

  后来他们都长大了,一泓成了百里山庄的骄傲,念杳也变得桀骜不驯,十六岁后便时常离家不归,他们在杏林里一同成长的时光,就这么悄悄地散了。

  顾青曼慢慢地伸出双手,感受到杏林里静谧的风拂过耳畔,幽幽的花香还是记忆里的味道。

  “寄花寄酒喜新开,左把花枝右把杯。”顾青曼淡淡吟道。

  谁知身后平空起了一个低沉温柔的声音将她的诗句接了下去:

  “欲问花枝与杯酒,故人何得不同来?”

  顾青曼连忙转过头,身后不远处伫立着一个月白色的身影,纤长高大,只是杏花浓郁,挡住了那男子的容貌,顾青曼伸手欲拨开那些杏花,却见那身影忽地闻风而动。

  一枝幼细的花枝向她袭来,带着细微凌厉的破空之音,顾青曼慌忙转身去躲,却不及那花枝儿速度快如闪电,穿过了她的秀发,平白地枝头上的花朵纷纷被击落,飞散在空中。

  顾青曼扯回自己的秀发,回眸果真看到一张斯文却邪气的脸冲着她勾着唇在笑。

  “念杳?”顾青曼小嘴张得圆圆的,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。

  “怎么,丫头?看到我需要这么震惊吗?”杜念杳笑地看着顾青曼,狡黠的目光中闪着快乐的光,他冲她伸开双臂:“还是,不欢迎我?”

  顾青曼的眼睛里氤氲着淡淡的雾气,她一头扑进杜念杳的怀里,环抱着他的脖子,整个人都吊在他身上,语气中有着自然的娇嗔:“念杳,你总算回来了,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!”

  杜念杳这一走,整整三年的时间,连每年的除夕都没有回来过,可是,没有想到,竟然不声不响地出现在杏林里。

  “傻丫头,你这是在咒我早点死吗?”杜念杳忍俊不禁。

  “人家想你嘛!”顾青曼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:“你和一泓大哥都不在家,我一个人好寂寞。”

  “是不是大娘又欺负你了?”杜念杳心疼地看着顾青曼的小脸,此番一年不见,她出落得更加标致了,原本圆圆的苹果脸现在变得尖尖的,皮肤柔润,眼波如水,虽然衣着简单,却已然有了小美人的样子了。

  “才没有,我不理会她便是了,怎么还能欺负到我头上呢?”顾青曼不动声色地揉了揉眼角:“只是刚刚想起我们小时候,想起我们曾经一起偷酒喝的日子。”

  十二岁那年,杜念杳从酒窖里偷偷拿了父亲珍藏的好酒,带着顾青曼躲在杏林里一通豪饮,结果让只有十岁的青曼醉得不省人事,那一次,十三岁的杜一泓大怒,到父亲那里狠狠告了念杳一状,父亲也是第一次罚了念杳,让他跪在祠堂里一天一夜。

  那一天一夜里,青曼吐得昏天黑地的,杜一泓便黑着一张脸衣不解带地伺候在床前,直到她慢慢地清醒过来。

  从此,杜念杳收敛了很多,一泓也不再让青曼随在他后面疯跑了。

  “左把花枝右把杯,青曼,你可是想喝酒了?”杜念杳笑吟吟的,不知说的是真心话还是调侃:“不如,我陪你再喝一杯?”

  “好啊。”杜青曼想也不想地答应:“我正有此意。”

  “还是不要了。”杜念杳伸出手,想象小时候那样,摸摸她的脑袋,可是,终究还是放了下来。

  那一次让青曼醉酒,惹怒了大哥,父亲叫了他去书房训话,让他明白和正视了一件事。

  那就是顾青曼是大哥未来的妻子,他未来的大嫂,他们如今可以是童年的玩伴,可总有一天要正视这样的关系。

  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顾青曼嘟起嘴,在庄里的日子,长日无聊,杜云笙和杜一泓又是个保守死板的性子,别说喝酒了,就是平日里言行稍有不慎,都会被说教,只有杜念杳,可以陪着她一起疯一起玩。

  “不为什么,只是时间仓促,我只是回来看看你,看过之后便要走了。”杜念杳轻轻地说着,眼睛里染上了一丝不舍与寂寞。

  “马上就要走吗?你才刚刚回来。”顾青曼十分讶异:“杜伯伯很想念你。”

  “我不打算让他知道。”

  “为什么?这不是你的家吗?”顾青曼问。

  “这也将会是你的家,那么,你会觉得快乐吗?”杜念杳看着她闪闪发亮的眼睛,幽幽地说。

  顾青曼歪着头想了想,继而莞尔一笑:“快乐啊,只要和一泓大哥在一起,我就觉得幸福开心了。”

  杜念杳听到她语气里的向往,知道从小,她的眼里心里,就只有一个一泓大哥,不同心中一涩。

  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,我带了好酒回来让你品尝。”

  说着,杜念杳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小巧的酒坛:“这可是塞外的佳酿,醇厚香浓,你尝尝看。”

  红泥封的坛口一打开,一股浓郁的酒香便飘了出来。

  “嗯,果然很香,和平日里喝的都不一样。”顾青曼虽然酒量不是很好,但是却很喜欢喝上几杯,只是,平日在山庄里规矩森严,若不是年节,女眷是不能轻易饮酒的,何况,杜一泓也不喜欢她喝酒,所以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可以痛饮一番。

  天边的晚霞已经慢慢黯淡下去,整个山庄都慢慢被幽蓝的夜色笼罩。

  夜色如水,月华如练。

  杏林被银色的月光穿透,顾青曼和杜念杳背靠着大树,把酒言欢。

  他们说起小时候的糗事,说起庄里的人,说到杜念杳这些年在外面的见闻,也说到未来……

  杜念杳一直觉得自己身上是长着刺的,对于百里山庄,他有过爱,有过恨,有过很多无奈与伤感,离开家的这么多年来,混沌地在人世间漂泊,可是心里始终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他回来。

  魂牵梦萦,放不下、甩不脱。

  月儿弯弯,挂在天边,夜色深沉,更加衬托出它的明亮。

  杜念杳的容颜在月光下莹润动人,似乎收敛了些玩世不恭,多了些经历世事的沧桑。

  他从怀里掏出一截白玉做的萧。

  萧声悠扬纯净,婉转动人,是儿时的他们常会哼唱的曲子。

  顾青曼微微地醉了,抱着酒坛斜靠在杜念杳的背上,听他吹着熟悉的曲调,温暖而踏实。

  不一会儿,便陷入了甜甜的梦乡。

  一曲尽,杜念杳白净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落莫,他伸手将顾青曼换了一个舒服的睡姿,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膝上,像小时候一样,玩得累了,随便找一个花枝下,她伏在他的腿上,便能睡得香甜。

  现在的情形似乎与当年无异,可是,又像是隔过了千山万水,他们之间早已经回不去从前了。

  “丫头,你一定要幸福。”杜念杳轻轻呢喃,一低头,温润柔软的唇轻轻覆在她额头:“否则,你要我怎样才能够忍住不将你带走?”

  在睡梦中的顾青曼皱了皱眉,完全没有听到他说的话。

  花瓣儿轻轻飘落,轻柔得似羽毛一般。

  杏花影里,两人的身影就这样静静地沐浴在月光里。

  很久,都没有动。

  第二天一早,刺目的阳光穿透纸窗,鸟儿在窗外叽叽喳喳地唱歌。

  顾青曼揉着微微有些疼痛的头,环顾一下四周。

  她是在自己的闺房里没错,可是,记得昨晚不是和念杳在杏林里喝酒吗?后来喝醉了,就睡着了。

  看来,是杜念杳将她送回来的。

  正想着,丫鬟怡香端了铜盆进来,放好在桌子上。

  怡香本来是顾青曼的专属丫鬟,只是平日里顾青曼并不习惯事事着人伺候,所以怡香慢慢也会被总管调到别的院里工作,顾青曼也不计较,反而乐得自在。

  “我昨晚几时回来的?”顾青曼缓缓起身,伸手掬水洗脸。

  “小姐,我昨夜里被总管调到宛如小姐房里去了,并没有回来。”怡香有些怯怯地说,边说边抬眼打量着顾青曼,生怕她会生气。

  全庄上下,谁都知道丁宛如十分不喜欢顾青曼,像这种借调丫鬟而不告知的事情,更是如家常便饭一般。

  丁宛如背后有丁雪薇撑腰,管家下人们都不敢得罪她,所以,怡香纵使对娇纵任性的丁宛如心生不满,却也不敢违抗她的命令。

  顾青曼见怡香怯生生的样子,原也不想为难她,只是问道:

  “念杳呢?”

  “二少爷?”忽然问到这里,怡香忽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:“您是问二少爷吗?”

  “算了。”看怡香这样子也不知道杜念杳回来过,看来他是真的不想让大家知道他的行踪,只是他倒是也有几分本事,能在戒守森严的百里山庄来去自由而没有被任何人发现,看来这些年杜念杳在外面长了不少本事。

下一页

章节免费阅读

查看全文

版权说明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幻想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