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涯小说网-网络优质小说推荐平台!手机版

首页奇幻 → 法师亡魂

法师亡魂

仙魔 著

完本免费

法师亡魂是一部由作家仙魔创作的奇幻网络小说,主角是刘叶,讲述的是对生活毫无希望的刘叶花光积蓄,买了去迪拜的机票,然后从迪拜塔上跳下来,准备结束生命,但却穿越到了异界,一个法师为尊的魔幻世界,萌萌萝莉小精灵、女神法师,一系列刘叶从没见过的仙女出现了……

100万字|次点击更新:2019/03/01

免费阅读

  法师亡魂是一部由作家仙魔创作的奇幻网络小说,主角是刘叶,讲述的是对生活毫无希望的刘叶花光积蓄,买了去迪拜的机票,然后从迪拜塔上跳下来,准备结束生命,但却穿越到了异界,一个法师为尊的魔幻世界,萌萌萝莉小精灵、女神法师,一系列刘叶从没见过的仙女出现了……

免费阅读

  一个大活人从迪拜塔的最顶层掉下去,会用多长时间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?这样的问题想必没有几个人真正算过。

  刘叶当然也没算过,现在就更没心情算了,因为他正是那个向下掉的可怜家伙。而且,还是他主动跳下来的。

  但是很快,刘叶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。想象中与大地来个血乳交融的恐怖场景并没有出现,甚至原本可以模糊分辨的地面都没有了半点踪迹。

  取而代之的,竟然是一片海,而且这片海的颜色竟然是——银色的!

  紧跟着不容多想,刘叶的身子已经猛地砸了进去。大量的海水,瞬间就涌进他的口鼻。

  没有被摔死却要被呛死?这还不如直接摔死来得干脆呢

 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分明已经被海水狠狠的灌了进去,刘叶却没有半点的窒息感。甚至,他竟然觉得现在的感觉比之前从空中掉落时还要更好,简直都能用舒适来形容。

  这种奇妙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,刘叶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海面。而且这离开的方式,竟然是他硬生生的穿破了海水,从这片海的另一面,再一次掉到了——空中。

  呼吸到真正的空气,刘叶紧闭的双眼也再次睁开。这一次,他终于看到了地面,却还不只是地面。

  模模糊糊的,刘叶看到自己的正下方似乎有一个黑乎乎的人影。而这个人,好像坐在一个巨大的——马桶上

  一阵疼痛,让刘叶缓缓醒来。这疼痛,是从腿上传来的。可当刘叶想要坐起来的时候,才发现不止是腿,他的全身上下,从脖子到四肢就没有一处不疼的。

  "惨了,骨折。"

  身为时装设计师,刘叶对人类的身体构造尤其是他自己的可说是了如指掌。当下就从那疼痛中判断出来了,骨折,还不是只有一处。

  骨折是很疼,但也比死了强。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却是断了骨头,刘叶觉得自己已经是超级幸运了。

  至于之前扎进去的那片奇怪的海,刘叶只当是自己大脑缺氧出现了幻觉。哪有银色的海洋,更别提自己还能从海水上面掉进去再从下面钻出来,这肯定就是幻觉。

  "啊!你全身都是伤,别乱动啊。"

  能感觉到身体的疼痛,至少证明他的脊椎没有被摔坏。刘叶正要试着坐起来,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却忽然有一个又甜又柔的声音响在他耳边。

  "这一定是护士,看来我是被救了。趁还没有被抓回去,我得赶紧跑。"

  刘叶忍着疼,把脑袋偏向甜美声音传过来的方向,然后睁开了眼睛。

  可就是这一眼,刘叶的两个黑眼珠顿时就瞪圆了,连腿上、脖子上的疼,甚至还有逃跑的念头,都忘记了。

  "咦!现在医院里也玩COSPLAY么?"

  在他还不太清楚的目光中,一个怎么看也不像是护士的女孩坐在那里,手里还捧着什么东西。

  这女孩,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,一袭薄纱白裙,略微凌乱。橙色的头发,棕色的眼眸,头上的发卡就好像是一对尖尖的耳朵也是橙色的。最意外的,还有一条橙色的毛茸茸的尾巴绕到女孩身前。

  她的脸上似乎还沾着一点泥巴,但半点也影响不到她清秀白皙的脸孔,更像是神来之笔的点缀。

  这简直就跟卡通片里的狐族小萝莉一模一样,刘叶见过COSPLAY的,但也还没见过搞得这么像,这么漂亮的。

  一个漂亮的面孔就让刘叶呆住,这可不太正常。

  别看刘叶只有十七岁,但身为顶级时装设计师,他可不是没见过女人的雏儿。然而无论哪个地方的美女,又或是号称世界级的超模,跟眼前这小萝莉一比,都明显落入了俗套。

  刘叶就没见过另外一人的脸上,能把清纯、秀丽、抚媚这些元素结合的这么完美的。

  当然,如果硬要说还有什么不足,就是这小萝莉的某个地方,现在还不那么突出当然,这东西总还是会长大的嘛

  "你肿么了,是病了么?"

  "连说话都学出那一副口吻,这医院也太潮流了吧!"

  刘叶的目光越来越清晰,看着对面这位玩着COSPLAY的小萝莉,开始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医院的护士了。如果是,这医院岂不是雇佣未成年童工,就算这里不是中国,也是不允许的呀。

  "没有,就是身上还挺疼。"

  刘叶把眼睛往旁边偏了偏,他觉得这么盯着一个未成年的小萝莉实在是太失礼了。

  可是眼睛一偏不要紧,刘叶差点跳起来。只是他身上那些伤不让他这么干,猛的一疼,就让他噗通一声又摔了回去,然后更疼了。

  "这——这是哪?原始森林?"

  刘叶的眼前,根本就不是什么医院。除了他现在躺着的位置,再向外顶多十米的地方,就完全是浓密的森林。

  以刘叶的见识,地球上几乎所有的自然风光地理地貌他都认识一些,那可是关乎设计素材的。但是现在他看到的这浓密树林里,就连一点他认识的东西都没有见到。

  而且这些树中最小的都有十几米粗细,高得跟山似地,刘叶觉得没有个几千年都不可能长这么大。可是地球上连亚马逊都快被砍成平原了,哪还有什么地方能有这种原始地貌。

  勉强低头,再看向旁边,刘叶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。

  在他周围,这小小的空地上,不止是看不见什么病房病床,还满地散落着漆黑的骨头。或长或短的,还挂着烂肉。刘叶一眼就认出来,这绝对就是人的骨头。这要能是医院,那也肯定是见鬼了。

  "我也不知道这是哪,我还以为你会知道呢!"

  是那个小萝莉说话了,刘叶心中一轻。

  在过往的十几年中,刘叶受到了一些很"特别"的待遇。在不知情的人看来,他的生活就像是一个标准的宅男。而了解情况的,则知道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"被"宅男。当然,就这些也还要真的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才行。

  正因为刘叶是"被宅男"了十几年还能活蹦乱跳的角色,他的心理素质还是很过硬的,很快就从惊诧中恢复过来。

  "你也不知道?难道你是被拐卖的?"

  刘叶的心里很"圣洁"的升起了这个邪恶的想法,因为如果是这样,那么小萝莉这身打扮就不奇怪了。他可是很清楚,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,尤其是有钱人,都有那么点特殊的癖好。

  "拐卖是抓走的意思么?我的确是被人抓过来的,都十几天了。"

  "呃——还真是这样啊!"

  暗想一声猜对了,刘叶却也没功夫去为这小萝莉担心,他自己一身的伤,可还自身难保呢。不过就在刘叶感到脖子疼得厉害,想要转一转舒服一点的时候,一个诡异的画面却突然闪过他的脑袋。

  刚才这小萝莉在说话的时候,似乎根本就没有张嘴。

  刘叶只当这是错觉,哪有人不张嘴还能说话的道理。虽然总有人表演用肚子说话,说那是腹语,但其实都是些骗人的把戏。

  "那你住哪的?如果知道方向的话,我们或许还能够出去。"

  刘叶的想法很简单,就算是在森林里看不到星星,白天的时候也能感觉出太阳的所在,而且还能从树木植物的年轮或生长方向上辨别出方位来。

  当然,这还要刘叶先能走动再说。

  "我住在银翼山谷,不过并不知道该如何回去。抓住我的那个人每一次都是用传送门,连续十几次之后才到的这里,我记不住方向。"

  小萝莉说着话,一丝丝香气飘进刘叶的鼻孔,刘叶却愣愣的没有反应。

  事实上,就连对方说的话,他也只听到了一星半点就完全愣在了那里。

  "我——我靠,你说话还真不用张嘴啊"

  刘叶的惊讶也把小萝莉吓了一跳,等弄明白刘叶的意思才带着委屈解释着:"我也不想这么跟你说话的,因为真的很累。但如果不这样你根本就听不懂我说话,我也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。"

  "不会吧,你正常说说看?"

  刘叶是不相信的,别看他才十七岁,但已经掌握了十几门语言,就算是到了南非土著那里,他也有信心跟他们侃上几句。

  然而,当小萝莉真的开口了,刘叶立即就傻眼了。对方的声音依然很甜美,可除了甜美他根本就听不出对方是在说着什么,这完全就不是他听过的任何一种语言。

  而且这一对比,刘叶才发现了和之前的不同。此刻的声音,就是响在他的耳朵里,那种震荡耳膜的实在感。而小萝莉之前和他说的话,那种带着极度魅惑的声音,更像是直接响在他的脑海里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特异功能?

  刘叶傻了,他哇啦哇啦的说了半天,才猛的发现,自己说话的时候也和之前的感觉有一点不一样。好像,自己之前也没有动嘴

  "咯咯。"

  小萝莉捂着嘴,笑得跟开了花似地,那种奇妙的直接渗入灵魂的感觉又来了。

  "我就说不行吧,你还不信,现在知道了吧。刚才不只是我,就是你也是直接用这儿跟我说话的。"

  小萝莉那嫩生生的手指头,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刘叶,分明就是双方的额头。

  "我的天呐,还真是特异功能心灵传音啊!之前也就听说双胞胎之间有这种能力,要么就是情牵终生梦绕三世的天缘绝配,难道说我跟这小丫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"

  刘叶心里胡乱猜着,可没把这些说出来,那样的表现可不是优雅的行为。心灵传音就心灵传音吧,刘叶问起一些细节来。

  小萝莉言辞不是很利索,费了好大劲才让刘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  原来刘叶最后掉下来时看到的,也不是幻觉。那个仿佛坐在马桶上的家伙真的就是一个人,还恰巧就是把小萝莉抓到这里来的人。

  而当刘叶问起这个人此刻在哪里,小萝莉的回答让刘叶的脸孔狠狠的抽搐了几下。

  小萝莉指给刘叶看的,就是那些散落在周围的黑漆漆的人骨头。而刘叶也很挣扎的看清了,在挺远的地方,一个圆不隆冬的球体,分明就是个脑袋。

  只是这个脑袋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刚被砸死的人留下的,那上面的皮肤干瘪的就像晒了几年的咸鱼干,让人看了就直反胃。

  再想到周围这些骨头,刘叶可就纳闷了,听说过砸死人的,还没听说过能把人砸得一下子腐化了的。他可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有这凶残能力了。

  对于这一点,小萝莉很快做出了解释。她说那个人抓她的时候就是长这副模样,并不是被刘叶给砸的。至于这家伙为什么会长成这样,小萝莉没有解释,刘叶也没有问。

  他看着都觉得恶心,哪还有谈论的兴致,一脸的郁闷。

  小萝莉扑哧一笑,当真千娇百媚。让刘叶完全不能理解,这么大点的一个小丫头,怎么会比那些爱情动作片的主角还让人感到诱惑

  刘叶赶紧摇了摇头,把这点可耻的比较从脑子里赶了出去。

  "你刚才说你住在银翼山谷,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地方,是旅游圣地么?"

  "旅游是什么?我没有听过。不过我们那的确是圣地,也是我们狐族唯一的圣地"

  小萝莉的声音绵绵的,讲的很慢,刘叶听得很清。

  可是他越听越心惊,这小萝莉都说了些什么?她叫丽纱,住在银翼山谷。狐族?圣地?而且银翼山谷里面还有狐族的王,号称史上最强大的圣武银狐。而丽纱的母亲,是天下间最美丽的女性,还是那位强大狐王的王妃。而她自己,则是狐族的公主

 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?真的是在演卡通片么?

  刘叶嘴巴张开,舌头都要伸出来了也没有发现。可是他却看到小萝莉说话时的神情,那么认真还带着一种浓浓的忧伤,完全就是一个走失的小姑娘才有的可怜模样。

  这让刘叶莫名其妙的觉得,对方说的话,不像是假的

  "能让我摸摸它么"

  刘叶的左手还能动,指向了那个绕到丽纱身前的柔软尾巴。

  丽纱的脸,腾的红了。她抿着嘴,似乎犹豫了一会儿。但就在刘叶要说话放弃的时候,她已经轻轻的点了下头,脸蛋也更加红了。

  同时,刘叶就感到自己的手掌上传来一阵毛茸茸又很温暖的感觉。

  "这——"

  如果说这尾巴是COSPLAY的道具,那么它的品质绝对是一流的。可是在这么个阴嗖嗖的地方,一个道具怎么可能会让刘叶感觉到那么温暖,而且还在动。

  刘叶下意识的手上用力,就拉了两下

  "啊!"

  丽纱张开小嘴,叫了一声,身子也没坐稳就倒向了刘叶。

  刘叶现在喘口气都能感到撕扯的疼,如今小萝莉半个身子都砸向他,还没碰到,刘叶就已经先知先觉的在脸上拧出朵花儿来。

  不过料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,小萝莉在即将砸到刘叶之前就用手撑住了身子。

  可是她撑着的地方,分明就是刘叶腰部以下唯一一处没有受伤的地方。

  被那种轻柔包裹着,刘叶就感觉一道麻酥酥的电流从下面沿着他的大腿、胸口、钻进了他的脑袋里。紧跟着更快的反应就以光速传了回去,那个唯一没受伤的地方当时就雄赳赳气昂昂起来。

  "啊!"

  丽纱吓了一跳,又叫一声,赶紧松手,不过她剩下的那只右手可没有抓牢

  扑通一声,跟敲鼓似地,刘叶这回可是真的疼了。但他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因为跟疼痛比起来,眼前看到的东西引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。

  当然,身为实质上的时装界顶级设计师,一位优雅的绅士,是不会把目光投进对方宽松的领口里的,即便那一对含苞待放的花蕾,是非常的耀眼。

  刘叶注意到的是丽纱的头顶,那两抹尖尖的橙色哪里是什么发卡,根本就是真正的耳朵

  "呃——还真是狐狸啊!"

  这一惊才非同小可,大变活人的魔术也没有这么玩的。本来以为是小萝莉装扮了小狐女,哪想到人家根本就是货真价实的狐女——狐女小萝莉。

  条件反射一般,刘叶就要坐起身来。可是他忘了身上的伤根本不允许他有这样大的动作,剧烈的疼痛让他瞬间失去平衡,再次倒下。

  在落下的同时,刘叶的右手碰触到了一样东西,摸起来圆圆的就好像一个大号的玻璃球。刘叶并没有看到这是个什么东西,丽纱却看到了,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。

  "啊,这好像是你,你别碰它!"

  可是小萝莉的惊呼已经晚了,在她叫出来之前,刘叶的手就已经把玻璃球牢牢握住。

  而玻璃球,忽然就化成了暗红的烟雾

下一页

版权说明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奇幻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